快捷搜索:

在一次与川航的会议上

原标题:最大压力是怎么拍得悦目

  电影《中国机长》首创万米高空首映礼,刘伟强给主创自拍。

  把《中国机长》这样一个主旋律题材交到曾经拍出《古惑仔》、《无间道》系列的刘伟强导演手里,能行么?真实,这个疑问早已被两年前他执导的《建军大业》所打消。

  真正摆在刘伟强面前的难题是,当初接到这个命题作文时,离筹划好的国庆档上映只有一年的时间了。如何在一年内写出剧本、搭好团队、完成拍摄及后期制作,还要让电影悦目?没人敢打包票。但凭着在香港电影圈摸爬滚打多年的履历,刘伟强没有犹豫,立马开工。

  “这是一个历时三十多分钟的切实变乱,我要怎么把它展现为一部两小时的电影,这是一个很大的挑衅。我们要如何拍,才能让观众有坐跳楼机、过山车一样的感受呢?”刘伟强坦言,这对自己和整个团队来说都是一个“不能够完成的任务”,因此他们每一天都在超高压力下事情,“我们不想辜负观众的冀望,也不能辜负民航的冀望。”

  如今,上映6天破15亿元的好成绩,让《中国机长》进入年度票房前十,也让更多观众感受到了民航人的专业。有观众大赞:“复原度真的超级高!向中国民航人致敬!”一位从业经历超过40年的机长看完电影后更向剧组致谢:“我作为中国机长感谢你们,你们把中国民航的肉体表现出来了。”

  ●川航变乱题材特殊但想拍悦目很难

  2018年5月14日,川航3U8633机组执行航班任务时,在万米高空突遇驾驶舱风挡玻璃爆裂脱落、座舱释压的极端罕见险情,生死关头,豪杰机组的正确处理,确保了机上128名人员的生命安全,创造了世界民航史上的奇迹。

  消息播出后,引发了全社会的猛烈关注,很多影视公司也瞄准了这一题材。去年9月,刘伟强接到了博纳影业董事擅长冬的电话,“川航这个题材,我们拿到了。你有没有兴致拍?”刘伟强没有多想就接下了:“最激动我的,照旧这个题材的特殊意义。在中国,这种题材是很少有人拍过的,我以为可能试试。”

  虽然题材吸引眼球,但《中国机长》并不好拍,因为这是一个毫无悬念的故事,一切观众已经延迟知道了却局,而且真正的险情也只发生在34分钟之内,不够一部电影的容量。“我最大的压力就是怎么拍得悦目。”刘伟强坦言,“机组能带领119个乘客安全地回到成都,是很了不起的工作。所以,无论在剧本方面照旧演员方面,都要力争把最好的效果呈现给观众。”

  在原型故事的根基上结束艺术加工,是刘伟强给创作定下的基调。一方面,剧组采访了刘传健机长及机组人员,uedbet,详细理解变乱发生的经过和细节,并到成都、重庆、拉萨机场实地探访。另一方面,在切实变乱之外,编剧也结束了艺术加工,比如飞机怎么开回去、在回去的路上如何设置挡路的“阻碍”、机长怎么想办法绕过阻碍,之后还会遇到什么……这样的设计给观众营造出一种“过了一关又一关”的感觉。

  ●一切演员把自己当成民航体系的一员

  时间紧迫,剧本还在创作中,刘伟强就已经搭好了演员班底,张涵予、欧豪、杜江、袁泉、张天爱、李沁、雅玫、杨祺如和高戈组成了银幕上的“豪杰机组”。因为这些角色都有原型,所以每个演员都和原型结束了深化交换,还互加了微信随时沟通细节,以确保复原民航人的专业素养。张涵予、欧豪和杜江在开拍之前,学习了模仿机驾驶;袁泉、李沁、张天爱等则接收了川航的专业训练,理解空乘的仪容、举止要求,学习如何为乘客办事。

  除了保证饰演机组成员的演员合乎要求,剧组还要找到客舱中的119个乘客,这对群演也提出了很高的要求。“老老小小,uedbet官网,分外是还有一两岁的小孩子,这些人要跟我们一起拍摄两个月的时间。”刘伟强透露,“筛选的尺度是很严格的,他们每天要坐在轰鸣、抖动、翻转的模仿机舱外面,就像坐过山车、跳楼机一样,身体要承受得住才行。我也要求他们每天要跑步,必定要把身体锻炼好。”

  电影上映后,片中角色与原型人物的比较也成了观众们热议的话题。尽管编剧在创作时做了不少艺术加工,但刘伟强觉得,一切的演员都是“在内心把自己当成民航体系的一员”,并以这种态度完成创作的,所以最终呈现出来的人物形象“能够既是原型本人,也是整个民航体系事情人员脸孔的一种示意”。

  ●中国公司帮剧组1:1造了架飞机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